郑勤斌保险网

平安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谁在逐鹿保险中介市场?

谁在逐鹿保险中介市场?

2019-12-28 15:23:44 分类:保险知识    

  现象趋热与政策作用之下,谁在逐鹿保险中介市场?

  6月20日,同花顺(行情300033,诊股)悄然上线保险频道;上旬,中国银保监会下发《保险中介行政许可及备案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昭示停摆近一年的保险中介牌照审批或在近期重启。加之,前有BAT,后有美团、头条等互联网流量巨头通过收购保险经纪或保险代理牌照,涉足保险或保险中介相关业务。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保险中介渠道共实现保费收入3.37万亿元,占全国总保费收入的87.4%。而近五年以来,保险中介渠道的保费占比都在80%以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告诉经济观察报,除了传统中介、互联网公司、保险公司外,企业也成为进入中介领域的重要力量。他还认为,准入和退出机制都是市场需要具备的条件。

  同花顺卖保险

  “随着具备资金、技术、互联网流量优势的资本进行保险中介行业,保险销售日益呈现主体多元、渠道多样的特征,保险中介行业与多个行业产生深度融合。”银保监会中介部姜波日前撰文表示。

  似乎新一代的流量巨头正在以其平台布局方式对保险行业展开了攻势。除了早前的BATJ、滴滴、美团、今日头条、顺丰等涉足保险中介外,6月20日,同花顺悄然上线保险频道,旗下开卖健康、意外、人寿和财产四大保险产品。记者统计共约上线20款产品,合作的保险公司数量并不多,包括国华人寿、众安在线、安心财险、众安在线等险企。产品类型以百万医疗险、重疾险、防癌险等当下互联网保险平台爆款产品为主。同期,同花顺保险频道可投保车险,与大地保险和阳光产线合作为其提供报价入口。

  记者翻阅同花顺公开披露的资料发现:一是其2018年年报中将“保险经纪服务”纳入产品服务中;二是在2018年4月12日以2082.44万元的交易价格从宜城市光大农牧有限公司处收购了浙江恒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100%股权,正式全资控股,以收购的方式获得了一张保险经纪牌照。当年10月,原保险经纪公司正式更名为“浙江核新同花顺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就此,同花顺开启了筹备“卖保险”之路。

  对于入局保险经纪领域,同花顺在年报中披露了持牌原因——为进一步拓宽金融信息服务范围,顺利进入保险经纪服务市场,促进各项业务协同发展。二是基于主业,多点布局,积极探寻新的盈利增长点。“互联网企业的流量大,如何能全方面变现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当平台企业手握大量数据和流量客户时,通过稳定的生态圈模式挤入价值链的各个环节整合,是和保险产品分销的属性不谋而合的。”一位专业做互联网保险资深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互联网巨头通过这些保险业务布局可以积累到健康保险市场中的大数据。”“除了传统中介、互联网公司、保险公司外,企业也成为进入中介领域的重要力量。这部分企业有明确目标的细分市场,与股东方、上下游产业所蕴含的保险机会是息息相关,主要专注在提供风险管理和保险服务。”朱俊生向记者表示。

  流量巨头的竞争

  除了平台优势外,流量保险中介在销售保险的力度似乎不小,其可能也走出了差异化发展道路,特别是以数字化中介平台引领的保险中介。

  互联网巨头的微信和支付宝都承载各类金融产品,对应的保险销售平台是微保和蚂蚁金服保险入口,但背后的两家公司的思路截然不同。

  具体来看,蚂蚁金服更偏向于“保险商城”的形态,在经过筛选后让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入驻支付宝平台,销售相关产品。腾讯旗下的微保则偏向于“定制化”的方向,并没有满足在集成一个保险产品的代理销售平台,而是在市场高度同质化的的保险产品外由合作险企开发定制化保险产品。

  今年6月份,水滴保改名并升级为“水滴保险商城”,通过持有全国性保险经纪牌照,与入驻保险公司合作,定制产品并联合提供理赔服务。“保险商城”意味着可供选择的保险产品更多。目前,保险业务主要在微信体系内通过公众号、小程序开展业务。

  “一二线城市的保险渗透率本来就相对较高,用户主要通过线下代理人或者其它中介机构进行投保;三四五线城市用户基数更大,但传统保险公司线下分支机构触达不到那么深,线上平台或许可以弥补下空白地带。”上述保险行业资深人士称。

  水滴保险研究院与普华永道联合发布的《中国保险中介行业发展趋势白皮书》指出,“随着营销员体系改革,‘产销分离’趋势愈发明显,传统营销员归属感不高,使得绩优营销员团队自主创业或加入专业中介机构,转型成为保险专业中介。”记者了解到,有科技背景的保险中介可通过智能服务缩减人力成本。

  闸门再开?

  国内保险中介传统上以保险营销员和保险兼业代理机构为主,但近年来专业中介机构发展迅速。截至2018年底,中国市场有2647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3.2万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以及764万保险公司营销员。

  银保监会在今年6月初下发 《办法》,目前正在行业内征求意见。这意味着停摆近一年的保险中介牌照审批,或在近期重启吗?《办法》将保险代理、保险经纪、保险公估三个主体准入规定进行了统一整合,同时加强了对申请人的管理,并以负面清单形式提高高管准入门槛,严把“入口”。

  “保险中介牌照审批开闸,让市场准入机制逐步规范化。早前一段时间整个中介牌照停止发放,导致中介的牌照转让炒的很凶。很难说能立马对市场格局发生改变,准入和退出机制都是正常市场所需要具备的条件。当下比较大的影响是,中介牌照的转让价格不会有如此高的溢价。”朱俊生向记者坦言,“中介市场未来越来越强调专业化,头部的企业会有更多资源整合。”

  “市场上牌照转让的价格水涨船高,目前一张干净的全国性经纪或代理牌照,大约价格要接近2500万。”在保险中介牌照闸门暂停“零放行”的时间中,慧择网首席战略分析师马潇曾告诉记者彼时的市场价格。

  马潇认为,“中国保险市场的产业格局大致可以描述为,保险公司强、保险中介,特别是专业中介弱;而且专业中介行业内部两级分化、小散居多。”

  一方面是对保险中介的认可存疑,另一方面保险中介已受到保监系统的“严监管”。2019年第一季度,各地银保监局开出近200张罚单中,“剑指”保险中介达到一半以上,主要问题包括给予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合同约定以外利益和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和资料等。

  也因此,不同机构主体逐鹿保险中介市场之时,亦需洞悉运作规则、监管底线等,按照朱俊生的话说,在一个正常市场,准入与退出机制并存。

相关资讯